中宏网 中宏网文化频道

1月8日,法国总统马克龙携夫人抵达中国,开始了为期3天的国事访问。在到访西安后,1月9日,马克龙抵达北京,并在当天与中国国家领导人的会谈中透露了法国巴黎蓬皮杜国家艺术和文化中心(Centre Pompidou)将正式与上海西岸开发(集团)有限公司合作的消息。

0-19.jpg

法总统马克龙到访北京,图片来源:Le Figaro

蓬皮杜中心落户上海的消息从2016年初起便时有传出。2016年春,蓬皮杜先后参与举办新加坡国家美术馆的展览“重塑现代主义”及在日本东京举办的现代主义作品展,当时计划在2017年于韩国首尔开设临时展馆、在2018年于中国设立另一临时展馆。去年7月有消息称,蓬皮杜中心宣布与上海西岸集团正式签订了为期5年的“临时蓬皮杜”展陈合作项目协议,并将从2019年起在徐汇滨江公共开放空间的西岸美术馆(暂名)驻留5年。


1515742164223666.jpg

西岸集团与蓬皮杜国家艺术文化中心签署合作协议,图片来源:上海市徐汇区委宣传部

此番经由法总统马克龙的发声,蓬皮杜中心与上西岸合作的消息算是得到了 “最高级别”的官方确认。尽管马克龙没有透露更多的细节,法国《费加罗报》在其1月10日的报道中确认,上海的蓬皮杜中心将入驻上海西岸由英国建筑师大卫·奇普菲尔德(David Chipperfield)设计的近2.5万平方米的空间中,并于2019年春正式开放。而上海市徐汇区委宣传部同样在1月10日宣布,在蓬皮杜和西岸为期5年(2019年至2024年)的合作中,将于中法两地共同策划举办逾20次不同主题和形式的现当代艺术展及活动,同时开展的还有学术研究、公共教育、公共文化场馆管理人才培养等多方面交流活动,蓬皮杜中心也将借此机会开始对中国当代艺术的研究及收藏计划。

马克龙的“博物馆外交”

“在满怀敬意地与千年古国相约后,我们来感受中国当代艺术所传达出的情感。对于我们这两个恒久演进的文明来说,建立文化纽带是必须的。”马克龙于中国时间1月10日在 Twitter 上说,配图是他与夫人在北京的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参观时的照片。

1515742288461005.jpg

 马克龙在 Twitter 上透露其到访 UCCA,图片来源:Twitter

UCCA为迎接法总统的到来,特意策划了一场名为“献给爱丽舍:中国当代艺术交流展”的展览,汇集了包括徐冰、邱志杰、张晓刚、喻红、曹斐等17位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而将自己到访中国的重要一站放到798艺术区,马克龙的“博物馆外交”政策不言而喻。

1515742339381698.jpg

马克龙与夫人在 UCCA 观展现场,图片来源:UCCA

蓬皮杜中心最早在海外建立的临时展馆位于西班牙城市马拉加(Málaga),这一展馆于2015年3月23日在马拉加“立方体文化中心”(El Cubo)经改造的展览空间中开幕。在开幕的一年内,马拉加的临时场馆达到了20万的参观人次,成为了蓬皮杜中心“未来在世界其他地方进行实验的试验场”。
尽管蓬皮杜中心的海外临时展馆计划并非由国家启动的项目,但很明显,法国政府在项目的讨论中充当着极为重要的角色。前法国总统奥朗德在2015年11月访问韩国时亦讨论过临时展馆事宜,当时陪同奥朗德出访的人中就有蓬皮杜中心的主席塞尔热·拉斯维捏(Serge Lasvignes)。

1515742470647947.jpg

西岸美术馆(暂名)效果图,图片来源:西岸集团

针对这次与上海西岸签订的合约,当时身在北京的拉斯维捏在接受《费加罗报》电话采访时说:“这将是一次深入的合作,目标当然是让中西方世界的当代艺术产生对话。”同时他透露,蓬皮杜中心与上海西岸的合约“法律上是可续的”:“我们在当地的合作伙伴(上海西岸集团)将会负责博物馆的运营。蓬皮杜中心则会通过借展、策划特别展览及针对艺术公共教育提供建议这几方面介入项目。”

法国博物馆“品牌”输出之路

近十来年,法国艺术机构的“国际化”之路越行越远,而其最著名的两家艺术机构——巴黎卢浮宫及巴黎蓬皮杜国家艺术和文化中心更是加速对外输出。前蓬皮杜中心主席阿兰·塞班(Alain Seban)在任期间启动了在法国之外建立临时场馆的计划;2016年在接受《艺术新闻》的采访时,蓬皮杜中心的相关人员表示,该馆现已成为一个“国际品牌”,已经准备好将其展览活动输出海外,不仅仅是借出艺术品和举办临时展览,更包括其展映项目、音乐会、舞蹈和其他表演活动、青少年项目和讲习班等等,而国际范围内的任何一间博物馆都没有向其海外分馆提供如此完整的输出。

0-7-3.jpg

 位于巴黎的蓬皮杜国家艺术和文化中心,图片来源:蓬皮杜中心

事实上,早在2006年,蓬皮杜中心就曾计划在2007年于上海设立临时展馆,但这一计划最终落空。积极推进海外拓展计划的拉斯维捏曾在法国网媒《每日艺术》(Le Quotidien de l’Art)的采访中表示,“我的目标是与法国国外的(艺术)中心开展对话,以此帮助我们建立未来的收藏。”这当然是蓬皮杜海外扩张的一部分原因,但并不是全部。
不论是卢浮宫还是蓬皮杜中心,都曾在于海外设立展馆之前在法国国内设立分馆。2012年,卢浮宫耗资愈1.5亿欧元在法国北部郊区失业率3倍于法国平均水平的煤矿城镇朗斯(Lens)开设了分馆 Louvre-Lens,意图效仿古根海姆在西班牙毕尔巴鄂的做法,但就目前来看,这间分馆尚未像毕尔巴鄂古根海姆美术馆那样成功;而建立于2010年的梅兹蓬皮杜中心(Centre Pompidou-Metz)也未激起太大水花。

相比之下,将“品牌”输出海外显然更容易创收。马拉加与蓬皮杜的合同持续5年,可以借展约100件作品,并举办两场临时展览和其他活动;相应地,其临时展馆每年为蓬皮杜中心的“品牌”和对其展品的使用支付150万欧元的费用,而这笔费用由马拉加当地政府和其他组织负担。对于因政府削减支出而减少了9%预算的蓬皮杜中心而言,没有理由拒绝这笔可观的收入,尤其博物馆同时也可以“让当地艺术家参与其中,以迎合新兴艺术家的创作并以此丰富蓬皮杜的馆藏”。

1515742734647452.jpg

蓬皮杜中心马拉加临时展馆正在举办的“弗里达与我”(Frida y yo)展览现场,图片来源:TANC

除了上海,布鲁塞尔也将在2020年建成蓬皮杜分馆,未来也将会有更多的蓬皮杜分馆出现在世界各地。
相比蓬皮杜中心,卢浮宫的“品牌”输出除了经济创收,也极富政治意味。2007年,时任法国总统的希拉克和文化部长德瓦布尔仍达成了与阿布扎比政府的合作;紧接着,在2009年,法国于阿布扎比建立永久军事基地。此外,根据协议,阿布扎比政府须向法国政府支付4亿欧元以换取30年零6个月的“卢浮宫”冠名权,还需为其他一系列博物馆活动额外支付逾6亿欧元。
阿布扎比卢浮宫开幕当天,法国总统马克龙亲自参与了揭幕。很显然,就像他到访卢浮宫一样,这位年轻的法国总统对北京艺术园区的造访,除了他对艺术的兴趣之外,还有更丰富的意味与更积极的行动。(撰文/谢斯曼)

责任编辑:高伶俐